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資訊 >

在線庭審“甄嬛”告網易中國首家互聯網法院來了!

作者:dd 發布時間:2020-11-13 閱讀: 轉至微博:

新華社杭州8月18日電 題:在線庭審“甄嬛”告網易,中國首家互聯網法院來了!

8月18日,杭州互聯網法院的法官參加憲法宣誓儀式。當日,全國首家互聯網法院——杭州互聯網法院正式成立,該法院定位于用互聯網方式審理互聯網案件,集中管轄杭州市轄區內基層人民法院有管轄權的涉互聯網案件,當事人通過互聯網,足不出戶就能完成訴訟,實現“網上糾紛網上了”。新華社記者翁忻旸攝

18日上午,杭州互聯網法院正式揭牌,成為中國首家互聯網法院,隨后開庭審理了揭牌后的第一例涉網案件——《后宮甄嬛傳》作者流瀲紫訴網易侵害作品網絡傳播權案。

案件審理時,原被告雙方代理人沒有出現在法庭,而是分處杭州、北京。審判員王江橋在審判席上熟練地點擊鼠標,通過面前的一塊大屏幕與訴訟雙方交流。大約20分鐘后,王江橋敲響法槌,庭審結束。

杭州互聯網法院將探索用互聯網方式審理互聯網案件,讓當事人通過互聯網,足不出戶就完成訴訟。作為我國司法主動適應互聯網發展大趨勢的一項重大制度創新,杭州互聯網法院將會帶來當事人哪些訴訟便利?又將如何推動互聯網空間法治化治理?

杭州信息經濟發達,信息經濟對地區生產總值增長貢獻率超過50%,并聚集了阿里巴巴、網易、??低暤然ヂ摼W龍頭企業,涉網糾紛多發。

在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研究室副主任程建樂印象中,這些涉網糾紛大約從2012年起進入司法領域,隨后,涉網案件數量呈幾何式增長,給原本案多人少矛盾突出的法院帶來了挑戰。

2015年,浙江在全國首創電子商務網上法庭,杭州市西湖區、濱江區、余杭區三家基層法院和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作為試點法院,分別審理網絡購物、互聯網借款、網絡著作權侵權這三類多發頻發的涉網糾紛及其上訴案件。

電子商務網上法庭被認為是互聯網法院的雛形。統計顯示,浙江已有15個法院陸續加入該平臺,已累計處理案件近2.3萬件。

“隨著試點的不斷推進,現行訴訟規則與網上審判流程設計難以銜接的問題開始顯現,特別是證據規則和法律適用的統一以及與其他部門的大數據接口,在一個專業法庭的平臺上難以實現。”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李少平說。

今年6月,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三十六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于設立杭州互聯網法院的方案》。

會議強調,設立杭州互聯網法院,是司法主動適應互聯網發展大趨勢的一項重大制度創新。要按照依法有序、積極穩妥、遵循司法規律、滿足群眾需求的要求,探索涉網案件訴訟規則,完善審理機制,提升審判效能,為維護網絡安全、化解涉網糾紛、促進互聯網和經濟社會深度融合等提供司法保障。

杭州互聯網法院為基層法院,依托杭州鐵路運輸法院試點設立,專門審理涉互聯網案件。

根據方案,杭州互聯網法院集中管轄杭州市轄區內的下列涉互聯網案件:互聯網購物、服務、小額金融借款等合同糾紛;互聯網著作權權屬、侵權糾紛;利用互聯網侵害他人人格權糾紛;互聯網購物產品責任侵權糾紛;互聯網域名糾紛;因互聯網行政管理引發的行政糾紛;以及上級人民法院指定杭州互聯網法院管轄其他涉互聯網民事、行政案件。

不服杭州互聯網法院第一審判決、裁定的上訴、抗訴案件,由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

記者對比發現,杭州此前試點設立的電子商務法庭,專門審理網絡支付糾紛、網絡著作權糾紛、網絡交易糾紛三類案件,杭州互聯網法院管轄的互聯網案件類型進一步拓寬,并包括了行政案件。

“杭州互聯網法院在試點之初,管轄的案件類型不宜過多,刑事案件因涉及到偵查機關和檢察機關,目前還不宜推行。”中國政法大學副校長于志剛說。

根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的最新統計,截至2017年6月,我國網民規模達7.51億,手機網民規模達7.24億。

信息技術高速發展也引發了大量涉網訴訟。但專家指出,由于互聯網的虛擬性、跨地域等特征,社會公眾運用傳統司法規則和訴訟方式解決涉網絡糾紛常常會面臨成本高、流程長的問題。

遼寧見道律師事務所律師張思佳曾代理多件涉網案件,經常要跑到外省應訴。“參加一次庭審,起碼得兩天時間,交通費至少得幾千元,有時候涉案金額并不高,只有一萬多元,但如果要應訴,必須跑到當地法院。”

據介紹,杭州互聯網法院建立了融合當事人在線起訴、應訴、舉證、質證、參加庭審,以及法官立案、分案、審理、評議、判決、執行等訴訟全流程功能模塊的平臺,將大數據、人工智能等科技融合于審判執行全流程。

互聯網法院開庭時,原告、被告以及法官都通過視頻連線的方式出席,通過在線交易記錄提取證據,調解、宣判等也直接在網上進行,訴訟全程網絡化,當事人足不出戶就能打完官司。

18日,張思佳在律所打開工位上的攝像設備,參加了杭州互聯網法院組織的一場線上調解。在審判員的主持下,不到一個小時,原被告方達成了一致的調解意見。這讓第一次參加線上調解的張思佳頗感意外。“不僅效率高,而且減少了我們的訴累和成本,希望以后有更多互聯網法院出現。”

杭州互聯網法院院長杜前表示,為了破解訴訟主體身份確認難、當事人在線質證難、在線行為控制難等網絡審判難題,杭州互聯網法院形成了一套以訴訟平臺操作規程和網絡視頻庭審規范為中心的程序規則,完善網絡司法缺席審判制度,維護網絡司法權威。

“在審判團隊方面,把不同專業背景的人聚集起來,實現司法業務和計算機技術的理念互通,讓法官從法律人才成長為熟悉法律、擁抱互聯網、懂得互聯網技術的復合型人才。”杜前說。

“我國對涉網行為的監督尚處于起步階段,涉網違法犯罪行為多發易發,同時也存在法律盲區。”程建樂表示,通過設立專門的互聯網法院,可以有效加強對互聯網糾紛的司法實踐研究,通過個案審理來形成對網絡行為的規則指引。

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研究員周漢華認為,互聯網法院不僅是在司法程序上架構信息技術,而是徹底的流程再造。“這場改革至少有兩個問題要解決,一是法院案多人少的問題,二是怎么讓老百姓在每個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司法公正。通過標準化、結構化的新型互聯網審判方式,可以解決同案不同判的問題。”

關鍵詞:
    和微信好友一起打麻将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app nba独行侠vs国王 河南麻将玩法规则最后 36棋牌游戏平台 上海快三软件真的吗 河北体彩11选5玩法 开拓者vs 熊猫麻将电脑版下载 乐乐安徽麻将安庆玩法 辉煌棋牌官方下载 广西快乐十分查询结果 海南4+1开奖结果 免费麻将游戏 易发棋牌游戏平台下载 巴西三分彩开奖查询 福彩30选七开奖结果